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cc国际网投老板_cc国际招募_cc国际网投网址多少

 找回密码
 cc国际网投老板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【校长推荐】过不完的《元日》 ——干国祥老师《元日》晨诵记录 ...

2018-4-28 16:00| 发布者: 刘耀兵| 查看: 316| 评论: 0

摘要: 过不完的《元日》——干国祥老师《元日》晨诵记录文/魏智渊说明:这是罕台新教育小学一节家常的晨诵课,我现在做了记录(几乎记录了教师的每一句话)并整理成文。说是晨诵,其实称为语文课更合适。因为平时晨诵课不 ...

过不完的《元日》

——干国祥老师《元日》晨诵记录

 

/魏智渊

 

 

说明:这是罕台新教育小学一节家常的晨诵课,我现在做了记录(几乎记录了教师的每一句话)并整理成文。

说是晨诵,其实称为语文课更合适。因为平时晨诵课不是这样上的,而这节课,只是在探讨为什么二年级学生对古诗缺乏感受。

因为时间关系,一些精彩的解读没有在课堂上呈现,但在课后进行了探讨。可惜因为时间关系,我没有将这些探讨梳理成后记。

 [转载]过不完的《元日》——干国祥老师《元日》晨诵记录

(202班班主任老师陈美丽正在与杜星月交谈)

 

这几天,一年级和二年级都在晨诵中上一首古诗《元日》,有得有失,也算是一个焦点。大家也都听过两节了,有些议论。于是,今天早晨,大家又去听干国祥老师上晨诵《元日》。

上课前,他在微博中写道:

今日,准备到201班试着素上文徵明《除夕》和王安石《元日》,就是不用课件(因为没时间按我的意图做,就索性不如不用)。陈美丽说学生读儿歌兴致盎然,读古诗有点闷,我想探究是什么阻着他们。成败不必在意,重在探究问题并尽快解决。

汤长春、李鑫义、我以及义工晓简、王琪、雷皓早早地进入教室准备听课,班主任陈美丽老师正在教室里辅导早读。而黑板上,早就抄写好了两首诗,一首是昨天早晨晨诵内容《除夕》,一首是今天早上要晨诵的《元日》:

除夕

文徵明

人家除夕正忙时,

我自挑灯拣旧诗。

莫笑书生太迂腐,

一年功事是文词。

 

元日

宋·王安石

爆竹声中一岁除,

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千门万户曈曈日,

争把新桃换旧符。

快上课了,干老师端着茶杯,悠闲地踱了进来。

 

1

 

“同学们把书收起来,面对黑板。”

正在读书的孩子们纷纷抬起头,很快,大家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这个“新老师”身上。干老师笑眯眯地问:

“昨天,我们学了什么诗啊?”

“除夕!”

“我想听同学们把除夕背一遍。我要听听背得好不好,有没有把除夕的味道读出来。”

孩子们站起来,自觉地转过身,背对黑板,开始摇头晃脑地背起来:

除夕

文徵明

人家除夕正忙时,

我自挑灯拣旧诗。

莫笑书生太迂腐,

一年功事是文词。

有趣的是,背得一点不生硬,反而有意拖长有些句子,不少学生还轻微地将头摇动起来,很有些味道。

 “背得还不错。因为大家把一样东西背出来了。哪个东西呢?” 干老师停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说:“迂腐。‘迂腐’是什么呢?就是傻乎乎的读书人。傻乎乎的读书人就是摇头晃头地读——”

说着,干老师便摇头晃脑地模仿起来:“莫笑——书生——太——迂腐,一年——功事——是——文——词。”

孩子们全都笑起来了,与这位幽默的“老头”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。

“应该说背得不错,这首诗还能背得更好。为了背得更好,大家可以再理解。我写了一个字,很重要,这是啥字呢?你看它像什么?上面是什么?”

干老师手指着黑板上一个上课前早就写好的甲骨文:

孩子们七嘴八舌地猜,终于有一个孩子喊出来了:“稻苗!”

“太聪明了!”干老师表扬了他。“不过不是苗,而是谷穗成熟后低下头来的样子。成熟了要怎么办?要割下来。下面有个人,背着沉甸甸的禾谷。——其实下面这个字是‘千’,表示很多。因此这个‘年’就表示收获很多。那么收获这么多,大家做什么?”

有孩子马上说:“吃!”

“当然要吃。但吃饱了之后呢?”干老师估计孩子不懂这些,就开始绘声绘色地说:“吃饱了之后就要围着篝火跳舞。他们说:这个人今年耕作很好,那个耕作得不好,都要比一比,看谁的功劳最大!所以要计算‘一年功事’。”

“噢。”不少孩子这才明白“功事”的意思。

“一年下来,做得多的同学就要表扬,做得少的同学就要批评:某某同学,你那天割稻的时候偷懒了!不过没关系,以后要努力啊!”干老师的编织能力很强,总是不知不觉就将孩子们带入诗中。

“所以这个除夕,文徵明在做什么呢?”

有个孩子反应不错:“把以前写过的诗拿过来看看,不好的扔掉,好的留下来。”

“我们来看除夕这个词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过大年!”有孩子抢着说,显然说错了。

“我们再看看‘夕’是什么意思?”干老师没急于纠正。

“太阳!”不少孩子说。

“错了,‘夕’是月亮。‘夕’代表晚上。”

学生显得很惊讶,干老师指着黑板上陈老师写的今天的日历解释说:“你们陈老师每天将日历写在黑板上,你们就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。那么古人怎么知道日历的?古人不知道,就把日历挂在这里,每天由这个同学上去撕掉一张,那个同学上去撕掉一张。每天撕掉一张。到了大年夜,怎么样?”

“还剩下一张。”大家说。

“所以‘除’是剩下的意思,剩下的最后一个晚上。‘除夕’就是一张张撕下来的之后剩下的最后一个晚上。除了这一张以外,另外所有的日子都哪里去了?都过去了。所以这一天晚上叫除夕。”

学生恍然大悟。

“那么,除夕的晚上我们做些什么呢?我们再读一下。”

学生齐读《除夕》:

除夕

文徵明

人家除夕正忙时,

我自挑灯拣旧诗。

莫笑书生太迂腐,

一年功事是文词。

“好了,那么除夕这天晚上,大家都在做什么呢?”

孩子们七嘴八舌:包饺子,放烟花,看人家放鞭炮……

干老师一挥手:“反正要做的事很多,都在忙喝的,忙吃的,忙玩的,吃喝玩乐,现在还多了看电视。那么这个人在做什么?‘挑灯拣旧诗’,这个‘拣’说明什么?”

有孩子说:“用手拣。”

干老师摇摇头:“什么叫‘拣旧诗’?就是把一年的作业放在桌子上。——他的诗就像我们的写绘作业。嗯,这个不好,扔掉,这个好,留下来……,一年过去了,他要把自己写的那些好的诗留下来,不好的扔掉。如果好的诗多,就说明一年收获很大。可能一年留下了二十多首,甚至七十多首、一百多首好诗。也可能,只有一首勉勉强强可以看一看,——其实连这首也不好。如果连这一首诗都扔掉了,那么说明一年白过了。”

干老师边说边表演,似乎真的在“拣旧诗”,孩子们则听得兴趣盎然:“对百姓来说,一年功事是粮食,对书生来说,是文词。那么,对你们呢?是学习,是读写绘,是作业。所以一年到头,我们可以说:‘一年功事是作业。’”

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“我们再读一下,想想人家在忙吃的喝的玩的,你在做什么?在面对自己的作业。你回顾一年,这一年是高兴的,就读得高兴些,但如果你看着自己的作业都觉得很糟糕,你就读得沉重些。”

干老师一边绘声绘色地讲,一边模仿着读出或高兴或沉重的语气来:

莫笑书生太迂腐,

一年功事是文词。

“我要听哪个同学是骄傲的,哪个同学是伤心的,都没关系,读——”

学生开始又一次齐读全诗:

除夕

文徵明

人家除夕正忙时,

我自挑灯拣旧诗。

莫笑书生太迂腐,

一年功事是文词。

但是那种参差不齐的感觉还没读出来。

“有一点,大家都读成文徵明了!除夕夜是谁在这样回想呢?”干老师看着大家,然后突然指着苏雪妮:“是苏雪妮!‘人家除夕正忙时,我自挑灯拣作业。莫笑书生太迂腐,一年功事是成绩!’”

学生都笑了,大概这时候也终于有些感觉了吧。读诗歌,总是要与自己的生命相关联,相兴发感动,这一点,这群孩子还要走多久的路才能意识到呢?

干老师继续问:“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可以做两件事,一是吃吃喝喝,二是回顾这一年。——过去的365天,我有多少收获呢?要回顾一下。那么,除夕之夜大家什么时候睡觉呢?”

“不睡觉。”有孩子说。

“说得很好,除夕不睡觉,要等到12点钟声一响,就表示什么?”

“睡觉了。”有孩子说。

“睡觉了?”

“放焰火!”好几个孩子反应过来。

“为什么12点要放焰火呢?如果12点你把陈老师叫来,那么你要告诉她,现在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?”

孩子们搞糊涂了,似乎也不知道。

“我写一下,”干老师在黑板上开始边写边说,“如果除夕是20101231日,过了这个时间就成了201111日。12点一过就意味着什么?新年来了,日历就要换了,这一天叫元日。”

“谁知道‘元旦’是什么意思?”干老师问。

“元宵节。”有孩子说。

“元旦就是元宵节吗?”干老师摇摇头,开始在黑板上讲解:“我们看一下这个‘元’字,这个‘元’就是头,这个‘旦’,就是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,所以是早上。那么‘元旦’是什么意思?就是头一个早上。那么‘元日’呢?”

“新年的头一天!”这下子不少孩子明白了。

“新年的头一天怎样呢?听干老师读一下。”

顺理成章地,干老师导入了今天的晨诵。

好漫长的导入啊!

 

2

 

干老师开始“摇头晃脑”地读了,用标准的绍兴普通话。他的普通话虽然并不是很好,但是往往能够“意到”,读得很有起伏很有感觉:

元日

宋·王安石

爆竹声中一岁除,

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千门万户曈曈日,

争把新桃换旧符。

读完后,干老师让孩子们跟着他再一句一句地读,从题目和作者读起。前两句都重复多读了一遍,读到“春风送暖入屠苏”时,两遍的语气有意做了变化。

结果读完后两句,有孩子马上提出质疑:“老师,写错了,读错了,不是‘争把’,而是‘总把’!”

干老师大概早就预料到有孩子会这样说,诡秘地一笑:“是我让陈老师改掉的。刚才的诗歌讲的是去年最后一天,但这首诗讲的是新年第一天。我等啊等啊等啊等……为了什么?我们算了一年(的收获)之后,是不是所有人都很高兴?”

“是!”

“不是。”干老师“苦”着脸:“2010年我很倒霉!我停车把人家车撞了,人家停车把我车撞了,我在院子里,车也被撞了……成绩不好,被陈老师骂了,我还生病了——”

学生笑得前仰后合。

“那么,你希望这旧的一年怎样?”

“把它赶走!”

“对,把它赶走。希望新的一年这些小妖小怪怎么样呢?不来干扰你!古时候认为这是小鬼捣乱的结果,要把这些小鬼除掉。所以,这个‘除’,就又是除掉的意思。那么,用什么办法除掉呢?”

“用爆竹!”

“以前没有鞭炮的时候,人们就把山上的毛竹砍回家烧起来让它爆炸——”

干老师忽然停下来,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女生说:“杜星月,不要走神!”原来他一直在观察每一个孩子。“这叫‘爆竹声中一岁除’,爆竹声中,那倒霉的一年,滚蛋了!”说完手一挥。

“好了,12点一到,新年就到了,赶紧去放鞭炮!把这一句读下:爆竹声中一岁除。”

孩子们很快乐很用力地读:“爆竹声中一岁除!”

“所以,这就是指爆竹声中旧岁除。除掉以后做什么呢?”干老师顿了顿,继续说:“除掉以后,按照习俗,一家人喝酒,都要喝一口酒。这个酒叫什么酒呢?叫屠苏酒。怎么喝?”

干老师用手摸了摸一个男孩的头:“你在家里最大还是最小?”

男孩不好意思,没有回答。

“你哪怕是大儿子,假设你有个小妹妹,那么顺序是,先是爷爷喝,然后奶奶喝,然后是爸爸、妈妈、你,最后还有你小妹妹。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喝一口或几口。不过啊,我就觉得奇怪了,人家12点钟在家里,春风会吹到酒里去吗?你们家的门是关着的呀?就算没关,哪有春风?外面只有零下十多度的寒风!”

这次,该听课的老师们笑了。鄂尔多斯的新年,确实有零下十多度甚至二十度的气温。

“这春风是哪里来的?先喝上几口。”干老师做出喝酒的样子。

一个孩子叫道:“喝了酒,肚子就热起来了!”

“对,你喝过酒,就知道。肚子里现在暖洋洋的,这就好像春天已经来了似的。我们读这句:春风送暖入屠苏。两句话连起来读——”

孩子们一齐读: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“喝完了酒,接下来做什么呢?”干老师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这帮孩子可真老实。

干老师笑了:“傻了,你喝了酒,接下来睡觉呗!呼噜呼噜,睡到什么时候?读:千门万户曈曈日。”

孩子们跟着读了一遍。干老师继续讲:“睡到这时候,你老爸叫了:快起来,快起来!你起来一看,看到什么了?”

“曈曈日。”

“‘曈曈日’就是明亮的太阳。太阳照在什么地方了?”

有孩子很可爱:“照在屁股上。”大概他父母经常这样催他起床吧?

“屁股上?你已经起床了,哪照得到屁股上?”

孩子们轰笑起来。

“照在门户上。‘门’就是‘户’,现在太阳已经照耀着千家万户,照在他们的大门上,为什么没说照在屋顶上?因为大门上有点古怪。为什么?”

有孩子说:“贴着福字,倒着贴的。”

有孩子说:“贴着门神。”

 “为什么要贴门神?” 干老师问,“刚才我们用爆竹已经把大鬼小鬼赶走了,那么现在怎么办?要贴新的门神。后来大多数家都不贴门神了,改贴对联了。谁家过年贴过,举手?”

不少孩子举起手来。

“谁能念出来,举手?”

有一个孩子站起来,居然真的背出了自己家的春联:

天顺地顺百事顺

家和人和万事和

横批:吉星高照

干老师表扬了她,接着说:“大家听明白了没有?会不会出门被汽车撞?不会,百事顺嘛。一家人吵不吵架?不会,人和嘛。再加上吉星高照,今年不会有坏事啦。现在是把——”

孩子们一齐说:“新桃换旧符!”

“大家注意,刚才是把‘门’‘户’联系在一起,现在把新旧桃符连在一起。你家挂了对联,一年过去,到除夕夜它就变成旧的了,你们家明年还要贴新的。它旧了,过去的不灵,今年还是有可能要被车撞了,或把车撞了。所以今年还得用‘新桃’把‘旧符’换了,这时候一家就和睦了。”

这下孩子们很容易就明白了。

“好,现在大家连起来读一下。读——”

孩子们开始大声朗读:

元日

宋·王安石

爆竹声中一岁除,

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千门万户曈曈日,

争把新桃换旧符。

 

3

 

读完《元日》,干老师开始问了:“你觉得这两个人(文徵明和王安石)一样吗?”

孩子们有些迷惑了。(我们才二年级,怎么能想这么高深的问题?)

干老师换了一种问法,指着《元日》问:“这个人喜欢过去的一年吗?”

“不喜欢!”

再指着《除夕》问:“这个人喜欢过去的一年吗?”

“喜欢!”

“这种喜欢,我们称之为怀旧。那么,你喜欢过去的一年吗?”

孩子们七嘴八舌,有的说喜欢,有的说不喜欢。

“文徵明觉得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“王安石觉得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”

“一个觉得过去好,所以怀旧,回顾‘一年功事’,一个觉得过去不好,所以要‘除’去。这是一个不同。还有一个不同,文徵明关心什么?关心自己的生活。‘人家除夕正忙时,我自挑灯拣旧诗’,但王安石关心什么?”

“自己!”有孩子说。

“关心自己吗?你看太阳一出来他看的是什么?——‘千门万户曈曈日,争把新桃换旧符。’”孩子们也一起跟着读。“所以他关心每家每户。”

干老师接着追问:“那么,你是关心自己,还是关心别人?这两首诗,你喜欢《除夕》,还是《元日》?”

不等回答,他又说:“我们把这两首诗联系起来,就是‘辞旧迎新’。如果我们今年很勤奋努力,成绩很好,今年就是值得留恋的。但未来,永远是值得我们怀念(口误,应为‘向往’)的。好,现在我们把这两首诗连起来读一读!”

孩子们热情洋溢地齐读了两首诗。读的过程中,下课铃响了。

干老师最后说:“回头自己去背熟这两首诗,下次说不定干老师还要过来检查一下,因为干老师辛辛苦苦地教了一早上,还要看看杜星月同学背熟了没有。”

干老师边说,边和善地看着杜星月。

原来,他一直没忘记这个孩子

最新评论

添加微信公众账号:hmtyxx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cc国际网投老板_cc国际招募_cc国际网投网址多少 ( 苏ICP备05064662号 )  

GMT+8, 2019-3-30 17:01 , Processed in 2.077847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